人大代表:誰掌握了礦業數據 誰就掌握了主動權

2017-03-13
 “以大企業集團為牽頭,整合礦業行業全產業鏈各環節的優勢資源,建立國家級礦業大數據中心和資源評價系統平臺,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倡議、“走出去”戰略實施,為中國礦業企業提供決策支撐和保障服務。”出席今年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湖南有色金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福利帶來一份《關于配合“一帶一路”、“走出去”戰略建立國家級礦業數據中心和資源評價系統平臺的建議》。     親切的笑容、儒雅的風度,身為中國五礦集團的副總經理,李福利更多的經歷是在金融、外貿領域,現在他還身兼湖南有色金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一職,這讓他一年里更多的時間呆在了礦區和生產一線,也促使他對礦業市場有了更多的關注。     他告訴記者,綜觀中國企業“走出去”歷程,中國企業交了太多“學費”,中國海外的礦業投資失敗率高達80%以上。究其根本,是缺乏資源評價體系和能力支撐,不能準確對礦業投資項目的資源稟賦、市場、技術、經濟、基礎設施、環保、社區及法律等影響因素做出全面客觀的綜合評價。     他說,當前,大數據、“互聯網+”、云計算等信息技術的發展將助推形成以大數據為依托的智能礦業競爭格局。未來,礦業數據將成為礦業企業的核心資產,誰掌握了礦業數據,誰就掌握了主動權。搭建礦業大數據中心,通過大數據的深度挖掘利用,打造以“應用”為驅動的資源評價體系,將是我國礦業企業參與全球化競爭取得成功的“法寶”。     他指出,礦業大數據建設意識缺乏,重“硬”偏“軟”。礦業行業較為傳統,“數據”作為未來核心資產,未能得到礦業企業的重視。即使有數據意識的企業、機構,大多也只重視數據的簡單存儲,盲目追逐硬件設施投資,輕視數據資源的處理、應用和挖掘能力建設。     他認為,我國礦業數據條塊化管理,缺乏統一標準,共享和應用程度低。礦業數據涉及地質基礎資料、地質勘探、礦山生產、運營管理以及基礎設施、市場、經濟、礦政、環境、社區等全產業鏈的海量數據,多源異構。我國礦業數據早期多以紙質數據存儲,且長期條塊建設和管理,建設缺乏統一的標準,形成了眾多“信息孤島”。近年來,在采集、存儲、處理等方面基礎條件較差,不同專業領域的“數據庫”未能實現有效共享,礦業數據應用價值未能有效發揮。     “缺乏資源評價體系支撐,對礦業數據分析、挖掘和應用水平有待提升。”他告訴記者,我國企業在與國外大型礦業公司競爭中長期劣勢,關鍵在于對項目前期缺少客觀準確的評價,表現在,一是全球化資源布局起步晚,全球礦產相關基礎資料積累有限;二是缺乏國際化項目運營經驗和人才,對項目地的礦政、經濟、環境、社區等掌握不夠;三是缺乏對國際礦業項目評價體系支撐,未能對項目進行全面綜合評價。通過建立礦業大數據平臺,構建資源評價體系,對礦業數據分析、挖掘和應用,能快速提升我國礦產資源評價水平。     為此,他提出,加強頂層設計,為打造國家級礦業大數據平臺提供有效引導和扶持。一要引導建立行業全方位的礦業大數據建設標準,為實現各級各類信息系統的網絡互連、信息互通、資源共享奠定基礎。二要鼓勵礦業企業全方位推進礦業信息化升級,注重礦業基礎信息的采集、更新和共享。三要推動礦政管理信息系統和社會礦業數據互聯共享,消除信息孤島。四要以企業為主體、以市場為導向,加大政策支持,推進礦業數據資產建設。     同時,配合“一帶一路”倡議,短期重點建立和完善沿線國家礦業大數據和資源評價共享機制,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決策支撐和保障服務。“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資源豐富,探明200多種,價值超過250萬億美元,占全球的61%。與沿線國家相關部門密切合作,推進“一帶一路”礦產資源信息化,加強數據積累與更新,統籌建立面向“一帶一路”的礦產資源數據庫。加快該區域重點成礦區帶基礎性、區域性地質礦產調查專題分析和經濟、政策、環境等綜合評價,有效發揮地質工作先行和拉動作用,為中國企業開展礦產資源布局、礦業項目合作、產能合作及產業協同等提供決策支持和服務。     他強調指出,應重點支持以大型企業為創新主體,以“應用和服務”為驅動的國家級礦業大數據中心和資源評價系統平臺建設。企業是市場化競爭的主體,數據“應用、服務和共享”是大數據中心建設的核心目的。建議國家相關部委支持,給予設立國家重大專項等相關政策,重點支持在礦業產業鏈各環節具有技術和人才優勢,在礦業資本運作方面具有較強的控制力和實力的大型企業為創新主體,比如以礦業為主業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牽頭組織開展國家級礦業數據中心和資源評價系統建設,實現既能為國家、企業“走出去”提供服務,又能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幫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时时彩9码必中